姜妹的个人保险咨询 保险加盟热线:4006-779-889
个人信息 更多>
执业证号:00006112000000002020011772
所属机构: 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所在地区: 天津市 天津
关注我:
微信
姜妹的名片
轻松存手机
提交简历
岗位
最新留言
保险资讯
德国“少子老龄”跟日本有一拼
2018-03-06 来源: 沃保网 浏览: 6

  如今,老龄化和移民问题俨然已经演变为影响德国政治走向的重大课题,由老龄化引发的社会福利和退休年龄问题更是以选票为导向的德国政治人物不敢轻易触碰的雷区。

  根据联合国2015年发布的数据,德国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在全球各国中仅次于日本。自1972年起,德国的人口死亡率就持续超过出生率。德国联邦统计局测算,2017年在德国8180万总人口当中,年龄在65岁及以上者约为1770万,接近总人口的22%。到2050年,这一比例将攀升至30%,届时德国总人口也将减少到7610万。人口老龄化以及与之相伴的人口减少势必给以制造业为经济支柱的德国带来全方位的挑战。1月18日,德国央行行长延斯·魏德曼就此发表了一番“盛世危言”。他说,虽然近年来德国经济增长率持续走高,失业率降至两德统一以来最低水平,但2020年后,人口老龄化可能严重制约德国经济增长。魏德曼说,未来10年,德国在职人口与退休人口的比例将从2∶1降至1∶1;如果不能采取全面措施加以应对,德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将显著下降。老龄化问题危及德国经济基础,这是德国各界的共识。针对这一问题,德国历届政府主要从因与果入手加以应对。

  发放“父母金”减轻育儿负担

  针对因,即低出生率,德国政府主要通过调整社会福利政策来减轻父母育儿的经济负担,从而达到鼓励生育的目的。从2007年起,德国夫妻在生育后可申请领取名为“父母金”的育儿假津贴。根据夫妻在生育前一年的工资水平和产后休假的时间,生育一个孩子可领取的“父母金”在每月300欧元到1800欧元(1欧元约合7.85元人民币)之间。夫妻双方如果都休育儿假,则总计可领最多14个月津贴。如果夫妻已有一名不到3岁的孩子或两名不到6岁的孩子,那么再次生产,“父母金”则可在通常标准上再增加10%,增幅不少于75欧元。为帮助父母更好地协调工作和育儿,德国政府又从2015年7月起实施了“附加父母金”制度。该制度鼓励父母在休育儿假期间打零工,即每周工作25到30小时。“附加父母金”额度为普通“父母金”的一半,但领取时间延长了一倍。德国对育儿假的规定也非常灵活。在孩子3岁之前,父母和祖父母都可以向单位申请休无薪育儿假。育儿假最长3年,且可分段使用。在此期间,工作单位不得与休假职工解除劳动关系。此外,德国立法机关还在探讨通过税收优惠等其他手段来减轻家庭的育儿负担。德国一些地方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措施。例如,柏林市政府规定,孩子从8个月起即可入托,且从2018年起,柏林所有幼儿园全部免收入托费,只向家长收取基本的伙食费。

  上述措施多少起到了一些作用。自2012年起,德国出生率连年增长。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2017年发布的数据,2016年德国新生儿为79.2万人,比2015年增长7.4%。但2016年德国死亡91.1万人,人口仍然净减少。

  现有退休福利难以为继

  从长远看,德国人口减少的大势不可逆转。因此,德国政府采取了多种措施为社会福利系统减负并维系经济增长动能,争取消化掉老龄化带来的苦果。

  2012年,德国将法定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延长了社保缴纳时间。同时,为了保障社会福利体系资金安全,德国联邦政府决定到2023年之前将负债率降至国内生产总值的60%以下。此外,德国还从2002年起就建立了国家补贴型私人养老保险制度,用国家补贴的方式鼓励已缴纳国家法定养老金者再额外购买一份私人养老保险。

  遗憾的是,不少专家认为上述措施仍然无法扭转社会福利体系在现有水平上难以为继的趋势。德国经济研究所所长马塞尔·弗拉茨舍尔2017年9月表示,德国到2030年必须将退休年龄从67岁提高到70岁,才能填补养老金的缺口。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2017年也发布报告称,为填补资金缺口,到2030年社保缴费占毛收入比例有必要从当前的39.95%增至43%,到2040年更须增至44%。而这将给青年一代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说,只要德国的经济增长能持久强劲,那么未来几十年就业人口缴纳的社保仍然有可能保障退休者享受较好的福利。为了在人口减少的大势下保持经济潜力,德国政府一方面加大教育和科研投入,鼓励科技创新,另一方面,德国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人才引进政策,吸引外国高素质人才和专业技术人员来德国就业。2015年,德国总理默克尔向难民开放边境自然也有这方面的考量。上世纪60年代初,处在战后“经济奇迹”中的西德出现用工荒,于是从土耳其等国引进了数十万劳工。2004年5月欧盟大幅东扩后,又陆续有数十万东欧劳工涌入德国。虽然外籍劳工为德国经济发展提供了人力保障,其中不少人也在一定程度上融入了德国社会,但大量外籍常住人口也给德国带来了若干社会和政治问题。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2017年发布的数据,2016年有移民背景者占德国居民总数的22.5%,其中半数具有外国国籍。这也就是说,外国人在德国常住人口中的比例超过10%。

  在去年德国大选期间,德国选择党的一幅竞选海报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一名德国孕妇的照片上写着“新德国人?我们自己来造”的口号。德国选择党正是凭借这样的宣传在大选中得票大幅增加,成为议会下院第三大党。如今,老龄化和移民问题俨然已经演变为影响德国政治走向的重大课题,由老龄化引发的社会福利和退休年龄问题更是以选票为导向的德国政治人物不敢轻易触碰的雷区。

 

Copyright ©2008-2020 厦门诚创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富德生命人寿
闽ICP备08003619号  网站管理 客服热线:4006-779-889

171297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

马上
提交

扫一扫微信留言

171297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